保护名录
首页>保护名录>省级名录>传统技艺>详情传统技艺

省级非遗 | 迪庆藏族雕版印经技艺——世界印刷文明史中的光辉篇章

日期:2018-09-09点击:912次

迪庆“藏族雕版印经技艺”于201762日被云南省政府公布命名为“第四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

迪庆藏族传统雕版印经技艺流传于香格里拉市、德钦县、维西县等地藏族地域,目前藏族传统雕版印经技艺主要传承于香格里拉印经院、全州藏区的寺院和部分村落。

 

藏族雕版技术始于8世纪之前,公元13世纪,先进的雕版印刷术传入藏区。公元16世纪,吐蕃势力退出迪庆,迪庆全境被丽江木氏土司所占。明万历三十六年(公元1608年),木氏土司接受噶玛巴红帽系第六世活佛昂吾汪秋关于在丽江印大藏经《甘珠尔》的建议,而刻版工作就是在小中甸康司寺进行。至明天启元年(公元16218月),历时13年,终于完成了这一艰巨而又伟大的工程,《甘珠尔》经版藏于康司寺。

 

康司寺经版的完成给当地的迪庆宗教文化带来了巨大的影响,州内大大小小寺庙也进行着经板雕刻的任务。此版本是藏地最早的《甘珠尔》刻本。固始汗之孙堪着罗桑丹率兵攻占中甸后,将《甘珠尔》经版运往理塘寺供奉,很可惜这部耗资巨大的经板在历史长河中绝大多数已遗失。

 

迪庆藏族传统雕版印经技艺运用的工具主要有槽口挑刀、平口刀、反凿、平凿、大凿和指甲凿等。在木刻印版的选择上需要无节、无裂缝、无朽点、无木旋且质地坚硬的西南桦,将其在秋季砍伐加工成寸板后,用微火烤,半干时用湿牛粪堆沤数月,经水煮、烘干、刨平、贴样、刻版、校对、修补和防蛀等多道工序,保存数百年而不变形、不蛀虫。贴样的纸张最好是上等的薄藏纸,样纸要贴正贴稳,字迹图案要清晰。

 

雕刻文字要按照先大后小、先深后浅、先粗后细的顺序,先用铲凿出大的空隙,再用挑刀挖深处,雕刻字眼空心和四元音等细节前用水浇板,外表稍干时,雕刻细小部分,最后修补完成。经过这样长期精细的手工雕刻、雕版的材料选择以及后期的天然放置才能得到一块可以保留上百年的雕版。在雕版雕刻完成之前,雕版必须进行4次校对。每次校对程序有不同名称,初校必须由一人念稿一人看刻印的文字,称为“念校”,二校称为“复校”,三校称为“再校”,清样称为“顶饰校”。在保证经文的刻印无一差错的前提下,需要保证刻版的质量。雕刻印版师在雕刻时身体要坐端正,坐姿端正雕出来的字才有方正之美。

 

印经通常由两人合作完成印刷工作,一人在经版上拓墨、落纸、定位,一人递纸后用布卷滚筒迅速从上到下滚过纸面,如此循环操作。用完后,木质水槽沟洗净,晾干后涂上酥油放回原架。

 

为了再现、传承和弘扬这一藏民族传统雕版印经技艺,在霞给村修建了香格里拉印经院,印经院因此开始了经书雕刻,雕版印经艺人来自全国各藏区,近上千人来共同校对及雕版印经。它的雕版印刷从制版、雕刻、书写、制墨、造纸、印制工艺等,都基本保持了13世纪以来的传统方法,为已消失的世界印刷文明提供了不可多得的原始例证。在工具制造、板材加工、文字雕刻、校对补刻和图案雕刻等方面都有严格的技法要求。在木刻雕板的选材上用无节、无裂缝、无朽点、无木旋且质地坚硬的小中甸桦木。雕刻印版师在刻板时对坐姿、情绪等有严格的要求,这样才能够雕出精品。在雕版雕刻完成之前,雕版必须进行多次校对。在保证经文的刻印无一差错的前提下,还需要保证雕版的质量。规定每人每天只刻一寸版画,前后经12次严格审校,校对无误将成批的刻版经过特制晾干,才能编号入库或开始印刷。香格里拉印经院对许多经文和画像的用纸也有要求,印刷用墨属于传统烟墨类。

 

香格里拉印经院是滇西北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的印经院,拥有《甘珠尔》108部、《丹珠尔》203部、及《大藏经》和其它八大教派文献著作的原始印经木刻板本共162000片刻板和6000幅艺术画板。印刷刻板的内容涉及佛教经典及哲学、天文地理、政治经济、藏医学、佛教经典、历史、文学、音乐、美术、工艺技术等诸多领域,具有很强的科研价值,集成了较高的藏文化艺术成就。目前,香格里拉印经院所印刷的经书和其他文献远销青海、甘肃、西藏、四川、江苏、昆明、五台寺等地共计300部,提供给迪庆州境内各教派寺院和农牧民家庭近60部,给当地群众和周边藏区提供方便。

 

迪庆藏区寺院雕版印刷的常见种类有“玛尼”、“甸主”、“义卓”等。工艺流程:就地取材本地红土藏语为“咱目”,通过筛漓、晒干后适量溶于温水后进行搅拌,用毛刷均匀涂于雕版,再用剪裁好的白布贴在雕版上反复抹平即可。

 

迪庆藏族传统雕版印经技艺散落在民间的主要有经幡等10多种,但由于骨干艺人相继去世以及现代大批量机器印刷经书的出现,严重冲击了迪庆藏族传统雕版印经技艺的传承和发展,散落在民间雕版印经的民俗已渐进濒危消亡。霞给村内掌握藏族传统雕版印经技艺的人也相继去世。

 

拉茸开主是香格里拉印经院藏族传统雕版印经技艺的第七代传承人,长期负责印经院雕版印经的所有事务。作为一名僧侣,拉茸开主从小热爱具有很强的科研及藏文化艺术价值的藏族传统雕版印经技艺,曾到藏区各大印经院进行交流和学习,并把自己在外学习到的优秀技艺带回到家乡,取其所长,并发扬和丰富了迪庆藏族传统雕版印经技艺,为该技艺的传承发展做出了贡献,同时以师徒传承、家庭传承和社会传承方式招收学徒传承藏族传统雕版印经技艺,发展了多位当地民间传承人。